正式关闭驻耶路撒冷总领馆,美国与巴勒斯坦关

正式关闭驻耶路撒冷总领馆,美国与巴勒斯坦关

时间:2020-02-12 08:0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摘要: 分析人士表示,此举意味着美国与巴勒斯坦关系的“重大降级”。

当地时间3日,美国国务院网站发表声明,称4日起将正式关闭驻耶路撒冷总领馆,将其并入新设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

正式“官宣”

去年10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国将在耶路撒冷设立“单一的外交使团”,外界普遍预期时间或为今年3月初。如今这一声明可谓“官宣”。

 

根据声明,在合并期间和合并之后,美国的外交活动和领事服务将保持完全连贯性,继续履行相关外交和领事职能。

 

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罗伯特·帕拉迪诺称,这一决策基于运作效率,“这一决定由我们在全球的努力所推动,我们努力提高外交接触和行动的效率及有效性”,“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改变对耶路撒冷、约旦河西岸或加沙地带的政策”。他表示,“正如总统所说,美国在最终地位问题上不采取立场,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明确主权边界,取决于双方的最终地位磋商。政府充分致力于实现持久和全面的和平,为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提供一个更加光明的未来”。

 

关系“降级”?

美驻耶路撒冷总领馆是为数不多的直接向美国国务院而不是大使馆进行汇报的美国外交使团之一。美国在耶路撒冷的外交存在可以追溯到1844年,1928年这里被定为总领事馆,多年来是美国政府和巴勒斯坦领导人之间的主要沟通渠道。按照美联社的说法,美驻耶路撒冷总领馆长期以来实际上扮演着美驻巴勒斯坦大使馆的角色。而经过变动,它将隶属于美驻以色列大使馆下属的巴勒斯坦事务部门。

 

鉴于美驻耶路撒冷总领馆的特殊地位,不少媒体指出,领馆关闭不仅是结束多年的外交使命,更是美国与巴勒斯坦关系的“重大降级”。

 

巴勒斯坦官员对此强烈不满,称此举是美国政府偏袒以色列、敌视巴勒斯坦的又一表现。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委会秘书长赛义卜·埃雷卡特驳斥“效率”这一说法。他表示,这一合并举动是美国在和平进程中“敲下的棺材上最后一颗钉子”,“关闭领馆与反对巴勒斯坦人民自决权的狂热意识形态有关”。他称,此举是为了取悦美国团队,而“这一团队准备摧毁国际体系的基础和美国外交政策,从而犒劳以色列的侵犯和罪行”。

 

巴解组织执行委员会发表声明,谴责这一举动,称这一合并“并非行政决定,而是对巴勒斯坦人权利和身份的一种政治攻击”。巴解组织执行委员会成员哈南·阿什拉维表示,特朗普政府对巴勒斯坦人民及其不可剥夺的权利怀有敌意,忽视国际法及根据国际法应承担的义务,“这是对巴勒斯坦人权利和身份的政治攻击”。

 

巴勒斯坦法赫塔副主席马哈茂德·阿尔·阿鲁勒表示,美国不再有资格扮演巴以冲突调停者的角色。

 

另一名巴解组织高级官员泰西尔·哈立德(Tayseer Khaled)谴责美国的举动是“对巴勒斯坦人民和国际法的公然攻击”,他还称,这一合并意在提高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获胜的可能性。

 

巴勒斯坦官员表示,此举是特朗普政府尚未公布的中东和平计划的一部分,他们反对这一和平方案,巴勒斯坦领导人将继续“为维护巴勒斯人民的权利作牺牲”。

 

新的争议

据以色列i24news电视台报道,现任总领事Karen Sasahara将离开耶路撒冷,一名级别较低的外交官员将领导新部门。

 

合并措施引发巴勒斯坦方面的担心。有外媒指出,巴勒斯坦人担心,此举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在耶路撒冷处理巴人事务问题的降级。

 

这一具有象征意义的权力交接,意味着负责维护与巴勒斯坦方面关系的责任,最终落在美国驻以大使戴维·弗里德曼身上。弗里德曼长期以来一直支持以色列在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建造定居点,并批评巴勒斯坦领导人。另外,美驻耶路撒冷总领馆定期向政府提交有关约旦河西岸定居点、前哨站等的建设和其他发展情况的报告,这一任务也将由弗里德曼监督,他将有权审查或拒绝公报,并为官员的报告设置优先级别。

 

本月早些时候,弗里德曼接受i24news采访时称,合并领事馆只是出于效率,“在同一个城市设立两个外交使团没有意义,与巴勒斯坦人的联系不会被切断”。

 

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美驻耶路撒冷总领馆不仅是美国与巴勒斯坦领导人打交道的直接通道,同时与以色列也保持较为密切的关系。美国官员认为,这为促进巴以和平提供了外交平衡。

 

奥巴马政府时期驻以色列大使前顾问斯科特·拉森斯基表示,总领馆和大使馆分开工作,存在“严重的效率低下和错综复杂的权力界限问题”,但他补充说,这次合并“将被广泛视为对美国以往政策的一种颠覆,以往华盛顿定位为和平的斡旋者并倡导‘两国方案’。”

 

“从历史上看,华盛顿的立场一直是,两者不应合并”,美国前驻耶路撒冷总领事爱德·阿宾顿(Ed Abington)表示,“如今两者合并,将损害我们与巴勒斯坦人打交道的能力”。阿宾顿还担心,鉴于弗里德曼的意识形态倾向,对于报告正在发生的事,可能起到过滤器的作用。

 

美国前驻耶路撒冷外交事务官员、中东和平基金会主席劳拉·弗里德曼(Lara Friedman)认为,关闭领事馆是美国政策的“重大转变”。“在这一点上,我们在对巴勒斯坦和全世界表示,他们现在是我们与以色列关系的一个子集”。

 

美国方面有官员对合并持有不同意见。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报道,一名官员透露,至少有一封反对关闭总领馆的电报已经发送给华盛顿的高级官员。而国务院官员在极少数情况下会发送意见不同的电报,谨慎抗议重大政策决定。据美国官员表示,关闭领事馆需要经过国会一段审查期,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有国会议员正式反对合并领事馆。

 

2017年12月,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这一做法引起阿拉伯世界不满,并招致国际社会批评。巴勒斯坦领导人暂时停止与美国政府进行外交接触。2018年5月,美国又将美驻以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这一举动引起轩然大波。此外,特朗普政府“动作不断”,以敦促巴勒斯坦与以色列进行和平谈判为由,削减对巴勒斯坦的人道主义援助,停止资助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还决定关闭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设于华盛顿的办公室。

 

令人注意的是,特朗普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近日访问中东,重点依旧是游说有关美国的中东和平计划。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以美国偏袒以色列为由,已经事先表示拒绝这一协议。有消息称,以色列4月大选后,美国将公布这份协议,届时,这份“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世纪协议”将在中东地区投下怎样的涟漪更值得关注。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