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川雅之在湖大│东方人的心胸可以理解世界混

黑川雅之在湖大│东方人的心胸可以理解世界混

时间:2020-02-12 08:0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文|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王铭俊 实习记者 万枝典 摄影记者 龙合辉)

仲春时节,春雷鸣动。启蛰之日,回望故乡。

3月4日,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朔源东方——乡村文化与社会创新设计活动周”拉开序幕。“乡村文化与地域再生”、传统社区及手工艺、乡home设计主题展等系列活动均建立在对故土的关注上。

而享誉全球的日本建筑、工业造型设计界“教父级”人物黑川雅之也于5日下午来到湖大。

被称为日本设计哲人的他将2个小时的讲座给了“思想”“理论”与“设计”,期间他谈起了生与死、凶恶与文明、正确与暧昧。在他看来,19世纪开启了欧洲文化,20世纪开启了美洲文化,而现在,回到东方,亚洲文明的重塑开始了。

湘设计·实录

《日本的美意识》——思想、理论与设计之间

黑川雅之

壹 思想 作品

否定混沌与容忍暧昧

作品和思想是那么密切,实际上,作品和思想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层次。

作品是有生命的,它是拥有各种含义的物件;认真思考得出的结晶就是思想。

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西方的潮流多样。假若有人问我某某哲学家的思想是什么,我只能说不知道,我无法理解。对这位思想家,我只吸收对我有益的部分。所以说思想都是通过自己的思考方式得来的。

思想不断成熟进步,永远没有终点。想把思想的终结化为一部作品,这是不行的。但作品不一样,它是某一个阶段思想的体现。所以两者虽然关系密切,但无法吻合。

思想、作品在并行的轨道上,同时前行但无法交叉。

如果没有作品,就不会产生思想,没有思想也不会有优秀的作品。

简单解释一下,作品反映现实生活,思想反映脑内生活。作品体现了人对美的意识的体验,思想是对哲学的体验。

从作品来说,你首先要容忍一切,所有一切你要暧昧地去对待。艺术作品都是诗歌一样的存在。诗歌很混沌,抽象。但思想不一样,它需要对混沌暧昧的东西以约束,要说服自己。所以,在思想层面上要否定混沌暧昧,但作品要容忍混沌暧昧。

日本画的 留白与毕加索的填满

我手里的矿泉水瓶,它不是满的,这即是留白。但是思想不一样,它需要将时空全部填满,而作品需要留出想象空间。

毕加索的作品是文艺复兴时期重要的里程碑作品,不少画将所有的空间画满了,这就是思想的体现:没有多余的空间。所以表面上看它是一幅作品,但它是一副有浓厚思想内容的作品。

毕加索在作画的时候填满所有空间,以至于我们无法理解画背后的东西。西方的绘画总是企图用思想去表达想说的内容。

而日本的作品大都留出了很大的空间。中国、日本绘画有共同特点,就是留白。这样的作品,包含了无数暧昧,你可以给它非常宽容的理解。

通过两种绘画的对比,我们可以理解东西方文化的区别:思想来自于分析,作品来自于综合。

思想追求正确,作品呢?

东西方相比,西方作品更有整体感,东方作品则由多点形成不同空间。

西方作品是在思想的指导下完成,东方作品是在作品完成的基础下,逐渐完善思想。

西方的医学在了解整体后进行。东方的医学却不同,人本身是一个生命,有自己活下去的能力,所以我们探究经络,给予生命刺激,每一个穴位都是一个点。

穴位治疗无法被西方医学理解,他们无法理解点之间的关系。

我们回过来看,思想具有科学性,但作品是艺术。如果按照这个理论来说,东方思想为何不如西方发达?因为它更偏重于作品的艺术。而西方正好相反。我们概括为:思想是哲学和科学所包裹的,作品是审美和艺术本身来支撑的。

那么,思想和科学与自然和野性,它们的关系如何呢?思想追求正确,作品追求的是什么?

贰 美,其实就是生命

静、寂

思想带有更多的智慧,作品更多是自然、原生态的。现在的教师都追求教学的正确性,我认为这样是不行的。如何去追求美才是重要的。对我来说,我会问自己:我凭什么活?现在我觉得我是为了追求美而活着。我不是为了追求正确而活着。

那美究竟又是什么呢?

我们在面对漂亮的自然环境时,一定会非常感动。那美可以理解为心的感动吗?

比如美味出现在眼中,我们会觉得好吃,诱惑。说不定美味,也是一种美。当然,换一个角度说,美国大片让人心脏跳动加速,这也是一种美。

我在此提静和寂这两个词。

中国名言说,红颜薄命。美的东西消逝得也很快。就像正午的太阳和月亮,人们更感动于月亮落幕的美。中国对静和寂的美,可以说是理解到了极致。

古希腊、古罗马的肌肉裸体雕塑,东方审美根本无法接受。

所以我也在想,死亡也许是一种特殊的美。对东方来说,人们会用一种美的感觉去对待死亡,但西方做不到。在汉字的写法中,生是大地上的青苗,代表生命,但反过来看就是死。所以,从刚才的感动中,我们深入地去理解:美,其实就是生命。

成为一只知性的野兽

日本存在过典型的武士道精神,这是日本封建社会中武士阶层的道德规范以及哲学。武士道精神最典型的行为是切腹,武士以此表达自己对责任的敬意。

当我们对整个世界了解越多,我们对死亡也有新的认知。地球可能会爆炸,人们也会死去,但同时这世界不断有新生命诞生。我们需要去探讨生与死的课题。

不少优秀艺术作品是将就“破坏”的,是对社会的一种批评性的表达。两天前一个现代行为艺术,便是通过“撕书”来表达美。

作为一个东方人,我始终感觉现在关注美、追求美的人在减少。

比如日本优秀设计奖颁奖。此奖最早评定标准是作品美的价值,而现在商业化了,作品销售得好,就会得奖。某大学一位教授还在讲课时说,“设计就是金钱”,我吓了一跳。金钱也许很重要,但作品如何表达自己内心对美的追求,更重要。

我很有危机感。 在此,我们不妨把话题往前推:成为一只知性的野兽。自然中的野兽,它也有思想和眼界。一头漫步森林的狮子,用自己的感官来获取猎物,自己思考如何捕获猎物。

我认为,未来优秀的人,就该成为这样的野兽。

叁 东方文化的世纪

文明发达的地区,生死如此矛盾

关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我们不妨从地理学说开。按照地质学的分析,远古时代的印度板块向北俯冲,产生强大的南北向挤压力,致使青藏高原快速隆起,形成喜马拉雅山地。山脉的形成,主导了气候变化,它的右侧形成了大量沙漠。而从海面吹来的季风,无法翻越高山。山脉的南面,气候始终温润湿润。

某些文明无法侵入一个地区的原因,是因为地形的高度。

印度板块的漂移主导了世界格局的诞生,使得中国、韩国等国家保持着多样的自然生活方式。

我们也要强调的是,人类最发达的地区依然存在多种凶恶的自然灾害。同时,它们拥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大自然正反的馈赠,促成人类的文明繁衍。

我们无法想象,文明发达的地区,生死如此矛盾,但人类的智慧就是在那里诞生。

20万年前,人类的祖先从非洲出发,沿着大陆的路线开始渗透。非洲的原始人类到达欧洲大约在4万年以前,到达中国的时间也差不多是4万年前。在此过程中,形成了两条迁徙路线。而现在难民的迁徙路线居然和数万年前原始人的迁徙路线相通,这其实就是人类文明的路线。

好的设计不是正确的设计

19世纪开启了是欧洲文化,20世纪开启了美洲文化,21世纪马上要开启亚洲文化。

一切以正确与否为判断的哲学思考方式存在于西方;另一种保留了人类野生原始感觉的美的思考方式存在于东方。

亚洲的区域,是由原始野生的美的意识所支配的。

正确是唯一的,但美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形成自己对美的认知。

东方人的心胸可以理解世界的混沌之大,西方人则不能理解混沌的暧昧,他们要分清楚正确和错误。

所以西方认为一切要用科学来证明。但东方可以存在不知道的东西,它是那么暧昧,那么的感动,美就在这一瞬间诞生了。

所谓的好的设计是什么呢?

我认为不是正确的设计,是美的设计。

如果我们能够用东方思想面对美的需求,结果就会不同。

所以,欧洲的时代结束了,美国的时代也成为过去,我们要有自信让亚洲的文化面对世界。

链接

湘设计·人物

黑川雅之

黑川雅之是世界著名的建筑与工业设计师,被誉为开创日本建筑和工业设计新时代的代表性人物。他成功地将东西方审美理念融为一体,形成优雅的艺术风格。著名的美国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将他的作品列为重要馆藏物。他设计的作品主要有灯具、照相机、饰品、手表、工业产品等。

1967年获早稻田大学建筑学博士;

1967年成立黑川雅之建筑设计事务所;

2001年成立DESIGNTOPE公司;

日本建筑协会会员、日本工业设计师协会主席。

作为日本建筑和工业造型设计界的代表人物,今年70岁的黑川雅之本身就像是一部活的工业文明发展史。“生命与性”的哲学理念是他设计的永恒主题,他如同一个诗人,在时间与空间中不断探索,寻找着人类灵魂的栖息地。

延伸阅读│黑川雅之:日本的八个审美意识

[责编:王铭俊]